新华网 > > 正文

《中国儿童视听百科·飞向太空》为孩子打开一扇“天窗”

2016年12月09日 10:17:40 来源: 新华网

  “每当夜幕笼罩着大地,星星就闯进了你我的视线。似乎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不知那捣药的玉兔是否依然在忙碌,不知那外星的生命是否徘徊在空间。那看似空空荡荡的天宇,充满了诱人的谜团……”

  图文并茂、装帧精致的《中国儿童视听百科·飞向太空》,以欧阳自远院士充满诗情画意的“致小读者”开篇,把读者引入了一个奇妙无比的天体世界。

  是啊,浩翰辽远的星空,神秘莫测的宇宙,自古以来就让人类世世代代为之神往。饱含诗意的作家把星空当做眼睛的食粮,富有人文情怀的科学家则把天文学视为广阔空间的和谐科学。事实上,自罗马帝国衰落以来,天文学可谓是所有古代学科中唯一完整流传下来的分支,它也是联系现代学科与古代学科的最直接的环节。

  贤哲有言:看天象、知宇宙,有助于开拓心胸。这对于观察历史和人生直到读文学作品、想哲学问题都有帮助。心中无宇宙,谈人生便很难出离个人经历的圈子,而怎么看宇宙和怎么看人生也是互相关联的。

  《中国儿童视听百科·飞向太空》在介绍古人的宇宙观时写道:仰望星空,古人很早就开始了思考和想象:这个宇宙的构造究竟是什么样的?漫天星辰的东升西落。其中是否有什么规律可循?在古代的中国,就衍生出了包括盖天说、浑天说和宣夜说等不同假说在内的著名学说;在西方,也诞生过著名的日心说和地心说等不同的学说。科学发展到今天,回头再看以前的学说,会发现很多有局限的地方;然而古人面对神秘的自然,勇于探索和解释的精神,却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

  看那,日月经天,星辰隐现,四季交替,所有的天文现象既错综复杂,又精巧微妙。人们仰望星空,首先是用肉眼,然后用探求星辰运动规律的精神的内在之眼。古希腊人甚至说,人类直立的姿势之所以是人独有的特征,乃是因为人与四足动物不同,不是向下盯着大地,而是能够举目自由凝视天空。

  然而,同是仰望星空,人们却看到不同的世界,生发不同的感悟,得到不同的经验。有的人插上想象的翅膀,附会出活灵活现的神话,然后又在代代相传中演变为种种传奇故事和民间习俗;另一些人则将天体、星辰与人们的日常事务扯上子虚乌有的联系,发展出天宫图、占星术,并以此为政治权力和控制他人服务;还有一些人依据长年的观察经验,总结出与农业、航海等相关的规律;甚至更进一步,通过缜密思考、精确求证,归纳出天体运行所遵循的规律,为构造天文学的宏伟大厦添砖加瓦……

  人类的想象和智慧,创造了一个面貌千变万化的“天”!《中国儿童视听百科·飞向太空》汇聚诸多想象、知识和智慧,也精彩呈现了一个饱含诗意、神奇无比的“天”,还有人类迈向浩瀚宇宙的不凡历程。正可谓是:一扇“天窗”展望无边无际的宇宙,一部“天书”牵手深不可测的世界。

  有时候,《中国儿童视听百科·飞向太空》的描述对象或引入话题是星星,但常常又不限于此,而是从星星本身自然而然地延伸到人类认识星星和星空的历程,清晰地展示了天文学从肉眼观测到望远镜时代再到空间探索这条绵长而壮丽的主线,因而呈现出了相当鲜明的历史纵深感和十分开阔的多元视角。

  难能可贵的是,为了让图书贴近中国小读者,编撰者在框架总体设计上,把中国的“航天梦”和中国的航天发展知识内容作为重点,设计了长征火箭、东方红一号卫星、神舟飞船、天宫一号、百里挑一的精英、中国探月工程等主题页,较详细地介绍中国载人航天发展历程、嫦娥工程、人造地球卫星及其应用等。

  采用AR二代和二维码视频技术,将新媒体技术与传统出版有机嵌合,也是《中国儿童视听百科·飞向太空》一书的精彩亮点。用智能手机扫一扫,书中植入的6个AR“增强现实”3D互动场景就会跳出纸面,在孩子们面前飞舞;手机扫描书中内置的30个“二维码视频”,精彩的太空纪实影片立即呈现在眼前,让小读者获得身临其境的感受和立体互动阅读的神奇体验。

  2009年的那个夏天,笔者与著名天文学家、科普作家卞毓麟身处异地仰观日食之时,曾在电话里做过探讨:为什么中小学里不设天文课?他认为,如果在十几年“漫长的”中小学时代,能够有那么一个学期,每周有一小时天文选修课,那对于帮助孩子们更好地认识世界、增进对当代科学主要方面的完整了解,必将大有裨益。目前,对人类探索宇宙的历程所言极微,恰是教育方面的一种缺失。

  不过,我以为,在卞毓麟先生的期望实现之前,让孩子们利用课余时间认真读一读《中国儿童视听百科·飞向太空》,不失为一个有益的选择。

  (尹传红,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副秘书长,《科技文摘报》总编辑)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397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