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新闻

新华读书 > 正文

白燕升谈离开央视真实原因:再不走我感到羞愧

2013年06月19日 08:48:32
来源: 新华网-瞭望东方
【字号: 】【打印
【纠错】

  当一个“有意思”的人做“有意思”的事,本身就有意义。原来是为“有意义”活着,现在是为“有意思”活着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柴爱新| 香港报道

  “我离开是迫不得已,再不走我感到羞愧”。落座后,不等记者发问,白燕升就道出了离开央视的原因。这是他离开央视之后,首次面对媒体讲述“出走”的前前后后。

  在2013年3月一个月内,央视三名主持人先后离职,李咏、白燕升、王凯。李咏去了中国传媒大学教书,属于平调;王凯在央视本属聘任制;而白燕升是拥有央视编制的正式员工,离开的时候还不知道要去哪里。

  几个月内白燕升换了两次手机号,在沉默了三个月之后。2013年6月初,白燕升在他的新办公室里,接受了《瞭望东方周刊》的专访。此时,他刚刚加盟香港卫视,担任副台长之职。

  手头的工作不足以调动我的激情了

  《瞭望东方周刊》:你在央视工作了整整20年,作出离开的决定,应该很不容易。

  白燕升:离开,我的朋友和同事一半支持一半反对,支持的人大多数是同事和同行,反对的都是圈外的人。支持我的人祝福我,反对我的人说,“在这儿呆着吧,干吗呢,多好的养老的地儿啊!”他们说的都不是我心里想的,我没有想好与坏,就是觉得我应该走了。

  我有意选择工作20年的时候走,想给自己一个节点,其实,我已经等了几年了。

  我属于传统意义上在国家编制的央视正式员工,在这里不仅稳定,可以养老,而且这个平台太有影响力了,舍不得离开。我曾劝慰自己,再等等。等了三五年,发现这个生态环境根本没改变,我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谁愿意这样消耗自己?三五年之前,我的心已经游离了,我手头的工作不足以调动我的激情了。

  《瞭望东方周刊》:我看到你最近几年主持的节目非常少了。

  白燕升:跟多与少没有关系。你真正想做的(东西)做不了,我又不愿意重复。感觉自己是个多余人,再不走我感到羞愧。

  《瞭望东方周刊》:为什么想做的做不了?

  白燕升:(沉默了一会儿)肯定是有事,但我不想抱怨,既不想抱怨体制,也不想抱怨领导,抱怨环境,只能从自己找原因,可能是我自己想法太多。

  表面上看,我是主动请辞,其实是迫不得已。没有谁怎么着你了,你怎么着他了,没有这些矛盾,就是一种看不见的对抗,这个更可怕。

  《瞭望东方周刊》:你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新的栏目吗?

  白燕升:何止是新的栏目,包括整个戏曲频道的构架,我都操过心。因为在戏迷和观众的眼里,他们想看什么节目、哪个艺术家,觉得我能做这个主,觉得我说了算。实际上我的话语权非常有限。

  《瞭望东方周刊》:戏曲频道最近几年也在改版,感觉改得有点媚俗,有些栏目也跟着选秀节目学。

  白燕升:也许吧。一言难尽,如果那里有希望,我不会离开的,我比谁都更胜任。“中央电视台”这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没有问题,但是我们要跟具体的人打交道,要跟很小的范围内的这个频道里的某些领导打交道,一个团队的水平取决于这个团队主要领导的水平。中央电视台是一艘航空母舰,这个航空母舰上的很多人的想法和意识,已经在这艘航母的前面了,但是你只能跟着它走,否则就是牺牲品。要么就老老实实呆着,要么就离开。

  《瞭望东方周刊》:你当时没有找到下家就辞职了?

  白燕升:如果为了找更好的下家,前年就离开了。当时河南卫视给我更高的职位,河南省的主要领导跟我谈话,希望我去,我至今感激这份知遇之恩。当年我没离开央视,还在等待,心想,万一有变化呢?最终我决定离开的时候,人们问你去哪儿?我真不知道去哪儿。我很清楚,去哪儿都没有央视平台大,但去哪儿,都不想再呆在戏曲频道了,尽管我是那么的爱戏,伤了。

  我办理辞职,要跑十几个部门去签字盖章,有些老领导是看着我进台的,道别的时候,有人问:“燕升,你都走了,怎么啦?”当他们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内心很感动,哦,原来我工作了20年的媒体,还有温暖,平时是感觉不到的。全国电视人都被央视这样的平台吸引,但是来到这里,是不是还能人尽其才,是不是有一种培育人才选拔人才重用人才地良性机制,让有为的人真正有位置,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我觉得走是对的,人生要有清零的勇气,不能总想着失去了多少,我在央视20年得到了很多。

  这里给了我极大的自由

  《瞭望东方周刊》:加盟香港卫视,觉得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白燕升:来到香港卫视最大的感受是,这里给了我极大的自由。香港卫视董事局主席高洪星先生对我说,电视我不懂,你就放开手脚大胆地去做!

  《瞭望东方周刊》:这个自由,具体指什么?

  白燕升:以前,喜欢或者不喜欢一个剧种和一个人,在屏幕上你不可以表达自己的意愿。现在,就可以有态度,大胆地表达自己,表达爱憎,这是多大的自由啊。

  《瞭望东方周刊》:在央视不能表达主观感受吗?

  白燕升:很少,几乎不可能。如果表达了会受到限制,被谈话,被约束。我能理解,因为这个媒体影响力很大,你的话不仅仅代表个人,而是代表媒体,代表官方意愿。很多人无法想象,戏曲也有种种限制,就觉得不好玩了。

  《瞭望东方周刊》:你在香港卫视主要负责哪方面的工作?

  白燕升:负责传统文化栏目,还有大型活动。最近两三个月主要是了解运营情况,调试工作状态,办公室刚装修好,来上班不久。

  这里的问题不比原来的地方问题少,包括做节目的方式、交流的方式,人们的语言和心态都不一样,都需要观察感知。但我既然加盟了,就全力以赴,有时候睡不着觉,有压力。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完美主义者,有点强迫症,无论条件多艰苦,既然做事情,都要做到力所能及的最好。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 编辑: 史靖 ) 【字号: 】【打印】【关闭
【纠错】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48756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