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频道 >> 网友书话
欢迎访问新华网 新华网 全球新闻网

你凭啥要翻译《上海宝贝》?
  新华网 ( 2004-05-25 08:46:31 ) 稿件来源: 新华论坛读书沙龙
 

文/朱蓬蓬

    徐穆实,是一个能够流利地说北京话的美国人。他的英文名字是Bruce Humes。1978年在台湾学中文,1982年他到美国出版公司在香港出版的《环球资源》杂志,任助理编辑,1998年至1999年在上海工作。

    按照徐穆实对自己评介,他是一个“对有叛逆思想的逆性人物感兴趣,不喜欢一个压抑自己的人”。特别在改革开放的中国,由于有部分国人对美国的自由、性爱感兴趣,徐穆实当然也就如鱼得水,“做可爱的老外,追追女孩子啦,吃吃中国菜啦。”是“一个活得精彩的人。”

    说实在话,本来我不知道徐穆实为何许人,是看了他翻译成英文的《Shanghai Baby》,以及这书在国外成为畅销书以后,才知道善于制造垃圾文字的某些美国人,是特别喜欢中国的某些垃圾小说的。

    《Shanghai Baby》,是根据2000年上海女作家卫慧的小说《上海宝贝》翻译的。由于这是一部坦率地暴露女性自己性心路历程的半自传体小说,一切都符合徐穆实的口味,“A story of love,sex and discovery”。

    一个年轻漂亮而又放荡不羁的女人,加之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的招牌,就像一张可以任意支付的高额信用卡。当淫欲支配了人性后,小说中的人物已经把羞耻抛到了九霄云外,而女人的自尊则被性的自由糟蹋得神圣起来,并且达到了或被捧到了难以置信的现代“新新人类”的高度。

    当然,也正因为此,《上海宝贝》在中国被禁。

    上海的宝贝,实在是不足为奇的,说早一点,比不上潘金莲,说晚一点,也比不上“少女的心”。如果通过搜索引擎,输入“成人”,我们马上可以看到美国人喜欢的人兽大战,日本人崇尚的父女、母子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乱伦”上海宝贝差得更远。说到底,能比得上的,也许只是那一点自以为是的对“高智”的侮辱。

    徐穆实是学人类学的。本来,他“感兴趣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对文化现象和社会发展趋势的观察”。卫慧是学中文系的,感兴趣的是写小说,实际上也是探索人与人之间关系,以及对文化现象和发展趋势的观察。遗憾的是,色欲把人引向了同一个难以想象的丑陋境地。
物是以类聚的,人是以群分的,尽管分别在东西半球,但高级的欣赏和低级的趣味竟然是如此的相一致。

    本来,我对多才多艺的徐穆实翻译《上海宝贝》有点不解,这种“宝贝”并不代表上海,更不代表中国,由此而来所形成的“情结”,是毫无意义的情意浪费。

    但后来,我理解了。独立自由和荒淫无耻之间是无法画等号的。

    自美军在伊拉克的“虐俘”丑闻传出以后,全世界人民都感到震惊,美国的女兵之所以敢于逗弄男俘虏的生殖器,是因为在这之前,他们的男女士兵已经淫乱得昏天黑地了。

    幸运的是,我们从美国媒体的报道中得知,这些士兵的亲人都感到难以置信,因为他们在家中,在未到中东以前,是那样的单纯善良可爱,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呢?美国的上层及舆论,也一致地谴责“虐俘”,宣布这些淫乱丑陋行为,并不代表整个美国。

    但愿如此,我们也相信是如此。

    希望徐穆实、卫慧,以及世界上一切曾经崇尚淫乱的男女,重新回到正常人类的神圣中来,并正而八经地为我们的下一代留下一点美的精神遗产。

    声明:本文仅代表网友观点,不代表新华网观点!

欢迎进入原帖与作者交流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相关新闻
· 学者会诊“身体写作” ( 2004-05-17)
· 情色新闻应退出媒体 ( 2004-04-14)
· 学界首次聚焦“身体写作” ( 2004-04-13)
· 虽涉性爱 《华都》不是《废都》 ( 2004-04-06)
· 智性写作能否替代情色风潮? ( 2004-03-18)
· 《人民日报》狠批不良读物 ( 2004-02-25)
· 笑贫不笑娼:文化赌徒的淘金时代 ( 2003-12-02)
· 木子美枪挑“一夜情” ( 2003-11-14)
· 中国进入情色经济时代了吗? ( 2003-11-07)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