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她把大山般的厚爱给了100多个没爹没妈的娃……
2017-04-03 21:22:33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贵阳4月3日新媒体专电  题:她把大山般的厚爱给了100多个没爹没妈的娃……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罗羽

  脑瘫、癫痫、盲聋哑、软骨病……过去二十年,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54岁的居民肖兴英,先后收养、照料了上百位孤残孩童,她用大山一样深厚的爱,一点一滴灌溉孤残孩童,被称为“肖妈妈”。

  在肖兴英位于西秀区安大社区的家里,一位叫民食的10岁小男孩,从小身患脑瘫,不能说话、走路,在床上躺了整整十年,但他身体皮肤光亮。民食一看到肖妈妈的身影,就目不转睛地盯着,脸上堆满笑容。

  “孩子长期躺在床上,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都要帮他多活动筋骨。每天光是翻身、按摩就得七八次,一丝一毫也马虎不得。”肖兴英说:“我能给这些孩子的,也就只有这一颗心了。”

  缘起

  时间追溯到1997年10月的一天,寒气初透,肖兴英像往常一样,大清早六点起来,推着小推车,到住地附近安顺市西街的一所学校去卖糯米饭。走了一段路后,她就听到了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声。

  “街上还看不到几个人,我就奇怪怎么会有孩子哭声。”肖兴英回忆,她循声寻去,在路边的一个土灶旁看到了一个用衣服简单包裹的婴儿,抱起来一瞧是个男婴。她就在周边来往的行人中寻找婴儿的父母,问了两三个小时,才明白孩子是弃婴。

  “婴儿被父母丢掉,一般情况下是身体有问题。”肖兴英说,她赶忙把婴儿带到医院检查,不出所料,婴儿患有脑瘫。肖兴英又带着婴儿到当地民政局和派出所求助寻找父母,无果,最后只能将婴儿带回家。

  当时,肖兴英一家就在西街附近租房住,四口人挤在不足20平方米的小屋里。婴儿整天整夜哭。儿子说气话,让她“哪儿捡的送哪儿去”。肖兴英则认为,“捡到了就是缘分,不可能再扔出去”,就收养了弃婴。后来,她给婴儿取名为民强,希望他以后能健康强壮。

  “取‘民’为姓,是希望孩子长大后不要忘了人民。”肖兴英说,这也成了她日后给孤残儿童取名的惯例。

  每天都得带孩子,肖兴英的“小生意”没法再干了,只能一心待在家里。

  兑现誓言

  2000年,肖兴英搬家了。

  民强哭闹厉害,为了不影响西街附近的邻居,她到安大社区丈夫的老家建了新房,还辟出了一个小院子,比较僻静。可住进去不久,肖兴英的平静日子又被打破:有人将有生理缺陷的孩子遗弃在她家的院墙外。

  “我以前看到一些孤儿后,曾经在心里默默发过誓,要帮助那些没爹没娘的孩子。”肖兴英说,老天这是让她兑现誓言。

  平日话不多的丈夫郭用发只说了一句话,“你要是想照顾孩子,凭我们目前的力量,收养四五个没有问题”。丈夫在一家医院开车,工资虽不高,但有了他的话,肖兴英就像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可誓言虽好,实践起来却不易。面对从院墙外抱回来的第一个孩子,肖兴英就犯了难。这孩子是个无肛女婴,小名雪儿。不仅哭闹厉害,还因为年龄太小,达不到做手术的各方面标准,只能每天多餐少量地喂流食。

  困苦劳累肖兴英都能挺过来,但悲痛却让她猝不及防。第二年,时年已5岁多、在保存的照片中看起来浓眉大眼、白白胖胖、煞是可爱的民强,却在一天清晨中突然离世,让肖兴英备受打击,哭了好几天。

  此后,肖兴英照顾孩子越发细致周到。她一人带着雪儿去贵阳做肛门再造手术,住院48天,术后前一个星期几乎没有吃饭,每天用手“小心翼翼托着雪儿,生怕她哪儿不舒服,饿了就啃一两口同病房家属带来的包子或馒头”。

  “我可以苦,但不能让孩子再有一点损伤。”肖兴英说。

  多方携手

  在收养孤残儿童的过程中,肖兴英的事迹逐步传播开来。到了2003年,遗弃在她家院墙外的儿童又多了两名,她萌生了在新家创建一个类似孤儿院收养中心的想法。

  “我把想法告诉了家人,大家都很支持。”肖兴英说,她又联系了政府部门,获得了西秀区民政局的同意。区民政局在她那里设立了“西秀区残孤幼儿家庭寄养中心”,并为每个孩子提供一日三餐等方面的补助。当时,西秀区还没有专门收养孤残儿童的官方机构,“家庭寄养”这种模式便在肖兴英的小院里“成长”起来。

  得到政府部门帮助后,孤残儿童面临的医疗、教育等问题慢慢有了着落,肖兴英很高兴。此后,“寄养中心”收养的孤残儿童越来越多。“接下来的两三年,收养的孤残儿童有五六十人,接近一半是婴儿。”肖兴英说,为了照顾好这些孩子,她还请来了两户亲戚帮忙,每家每月象征性给200元的工资。

  但肖兴英还是最忙的,做饭、冲奶粉、洗碗、洗衣、端屎尿……她忙得几乎没有时间睡觉,困了累了就在沙发上眯眼小憩,体重一度从130斤降到80斤。家人也都上阵,丈夫只要不上班,都会搭把手,送孩子就医的时候他永远跑在最前面;儿子和女儿一旦有空,就会主动教大一点的孩子读书、写字、唱歌。

  帮忙的亲友来来去去。如今,肖兴英70岁的姑妈郭用秀,义务照料这些残孤儿童已有3年,每天干着洗菜、煮饭等大小活,忙里忙外。在她看来,出手相助是应该的,因为“这些没爹娘要的娃娃总要有人照顾”。

  传递大爱

  约从2008年起,肖兴英身上的担子开始轻了一些。尽管后来“寄养中心”又被认定为安顺市儿童福利院孤残儿童寄养点以及市救助管理站流浪儿童临时代养点,但有了市儿童福利院等机构的分流,留下的孤残儿童慢慢减少,目前有十四位。

  “我前后收养了一百多位孩童,他们就像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每次有人离开我都忍不住要哭。”肖兴英说,虽然心里不舍,但她还是希望这些离开的孩子能够过上更好的日子,学会“好好做人”。

  孩子们来了又去,不变的是肖兴英一直在坚守。虽然上了年纪,但她还是一如既往,每天仔仔细细地帮每个孩子整理得妥妥当当、将每张床铺收拾得干干净净。她不愿再看到孩子被遗弃,但若有人遭逢不幸,她还是希望能够送到她这里来,她“爱这些孩子,能够给他们更好的照顾”。

  爱,也在继续传递。肖兴英26岁的儿媳金飞,两年多前就辞掉了工作,回家来当母亲的“副手”,一心一意照看残孤幼儿。她说只要母亲坚持一天,她就会帮助一天。

  肖兴英的爱,也不断地感染着社会各界人士,人们陆续到这里走访看望。曾跟着西秀区妇联副主席卢明桔一起来探望的志愿者陈瑞忍说,他从肖兴英身上学到了大爱,并将在日后的生活中,秉持爱心、多做公益,让社会更美好。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萌萌
相关新闻
  • 女子27年收养4个无家孤儿 靠挖煤背矿抚养成材(图)
    说起老陆,攀枝花矿建社区的街坊邻居几乎都知道,“她自家的生活条件都很艰难,还收养了几个孤儿,太不容易了。”
    2017-03-08 17:20:27
  • 收养五年“弃婴” 竟是前夫私生女
    结婚十六载,林红与丈夫张伟共育有两个女儿,但其中一个孩子并非林红亲生,而是多年前由“好心”的婆婆抱回家劝她收养。赔偿数额方面,经法院酌定,结合张伟的过错、侵权行为的行为方式、后果等因素,精神损害抚慰金应赔偿3万元;抚养费按300元/月计算共计17100元。
    2016-12-16 07:42:28
新闻评论
    杭州:白堤桃花盛放引客来
    杭州:白堤桃花盛放引客来
    “大卫弹弓”导弹拦截系统在以色列投入运行
    “大卫弹弓”导弹拦截系统在以色列投入运行
    樱花怒放时游客拍照忙
    樱花怒放时游客拍照忙
    飞阅百里杜鹃花海
    飞阅百里杜鹃花海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0747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