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北京现高仿“人冥币”调查:多印自河北小作坊
2017-03-31 15:37:22 来源: 北京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苟各庄村工人正在印刷冥币

  记者从市场上收集来的各种“人冥币”

  只要临近清明节,北京街头就会冒出大批兜售黄纸钱、冥币、纸元宝等纸质祭祀品的游商,正规殡葬店也会悄悄增加入货量,借着这一年一度的销售旺季赚上一笔。《殡葬管理条例》明确规定,禁止制造和售卖冥币、纸人纸马等封建迷信丧葬用品。这大批量的纸质祭祀品又是从哪儿来的呢?记者溯源暗访发现,北京市场上的丧葬用品大多来自河北任丘苟各庄村的小作坊,通过保定市雄县板东村的“死人街”批发至天津武清六道口村,再流入北京各大批发市场,最后批发到商贩手中。

  北京游商:说起货源含含糊糊

  前天下午,西城区白纸坊桥东,西护城河跨河桥一角,一块破床单上摆放着不少祭祀用的塑料花、黄纸钱和冥币,几十摞冥币摆在摊位最外面。“这个仿真钱的,卖得最好了。”见记者有意购买,女摊主把一沓印着“拾億圆”的冥币推荐给记者。这沓“钱”的图案和第三套人民币的10元纸币相似度很高,只是将“拾圆”改成了“拾億圆”,将“中国人民银行”改成“天地银行”,纸张比普通人民币大一倍。一沓50张左右,女摊主叫价10元。

  “你这都是从哪儿上的货啊?”听记者询问,女摊主有些警惕,“你问这个干啥?都是老乡给的货,告诉你你也拿不着。”

  正聊着,身着制服的城管队员出现在摊位前,女摊主慌乱地卷起床单要跑,被执法人员叫住。在执法人员的质问下,女摊主才道出了真实的进货渠道:丰台区大红门路上的世纪丹陛华综合批发市场,批发价5元一沓。

  丹陛华市场:高仿“人冥币”偷着卖

  世纪丹陛华综合批发市场,虽然临近关门时间,但一层的四五家殡葬用品摊位仍有不少人前来批货,成捆的黄纸钱、成箱的纸金元宝等都堆到了摊位外。“每年这段时间就他们这几家生意最火。”旁边一个卖饰品的摊主话语中透着羡慕。

  在这里,不仅有仿第三套人民币的冥币,还有仿第五套人民币的冥币,而且仿真程度非常高,只是将“中国人民银行”改成“中国冥民银行”,印有毛主席头像一面的颜色和真钱几乎一样。摊主表示,每沓批发价5元,货拿得多价格还可以更低。

  “第五套走得最好,不过我还有更好的货。”摊主把记者带进摊位里,从桌子下方一个不起眼的小纸盒里掏出一沓“人冥币”。记者拿在手里感受了一下,纸张的薄厚和声音跟真钱非常相似,连背面的印刷图案都和真钱几乎一模一样。“这个好货可不能摆出来,不让卖的。”摊主说,每天早上会有专门的物流车将货送到木樨园长途汽车站附近,批发商直接取货就行了。

  记者在木樨园周边咨询了几家物流公司,发现这类货物有的来自天津武清,有的来自河北保定市雄县。一位多年从事丧葬用品物流生意的老板告诉记者,全国最大的纸花类殡葬用品批发基地就在保定雄县,武清的货也大多是从雄县发的。

  雄县“死人街”:通过天津批往北京

  为了一探究竟,记者驱车赶到保定市雄县。站在路边随便一打听,就有人报出“板东村”的大名。在这里,大多数人都知道板东村有一条全国闻名的祭祀用品一条街,人称“死人街”。

  刚刚走进板东村,就能看到路边不少村民家门口有许多正在晾晒的彩色纸张。“这些纸都是扎花圈用的。”一位村民听记者想批发冥币,掏出手机打了通电话,帮记者联系了一家老板。

  “死人街”其实叫“米北纸花市场”,密密麻麻的商铺分布在长约一公里的道路两侧,绝大多数都是批发祭祀用品。由于已接近清明前祭祀用品批发高峰的尾声,街上运送货物的物流车并不算多,但仍然能看到不少大包裹被装车运走。

  走进那位老板的店铺,成箱的冥币被放在最显眼的地方,记者一眼就看到了白纸坊桥旁女游商兜售的仿第三套人民币冥币。

  “这种怎么拿货?”“一块二一捆,一捆5沓,零售一沓能卖到10块,翻几十倍呢。”老板一边感叹,一边把记者引到几个大纸箱前,“你还不如拿这个,都是前三背三的,更好卖,就是贵点儿。”老板推荐的正是记者在世纪丹陛华批发市场看到的高仿第五套人民币的冥币。

  “前几背几”是批发商们的行话,指的是冥币的印刷精致程度。“前三背一”指的是冥币前面印三个颜色,背面印一个颜色,“背三”就是印三个颜色。根据目前的技术,“前三背三”的仿真度最高。“人冥币”的售价在一捆8角、1.6元、2元和3元不等,越贵越接近真钱。

  “都是偷着印的,风险高,但卖得好啊。”老板说,这些“人冥币”每天都要发好几十件,他的店铺一年流水上百万元,利润也有几十万元。“现在给北京发货的不多了,我们大部分都是给武清发,那边再转批发给北京。”

  记者调查得知,在“死人街”,除了大批货物发到天津,也有少量的货物直接发到北京,密云、昌平、木樨园、门头沟等都有接货地点,其中木樨园的接货地点就是世纪丹陛华综合批发市场附近。“死人街”上大部分的冥币都印自40多公里外的河北任丘市苟各庄。

  苟各庄村:几乎家家都有印刷机

  来到苟各庄镇苟各庄村,路两边都是低矮的小门脸,就是没看见印刷厂。按照村民的指引,记者找到了印刷冥币最集中的区域。这是一条不起眼的小村路,两边都是平房,身后有大面积的厂房向两边延伸。平房的门脸没有什么公司牌匾,要不是看到路边敞开大门的仓库里堆放着纸质祭祀品,根本看不出这里能印刷冥币。

  记者走进一个门脸,硕大的印刷机正在忙碌着,近两米宽的黄纸在印刷机上一进一出,就印好了钱币的图案,再经过工人裁切、加工和包装,就做成了市面上出售的成包黄纸钱。在这里,记者发现了还没来得及裁切的仿第五套人民币的冥币。

  在另一家店,一听记者要大批量印“人冥币”,老板热情地迎上来,“你找对人咯,我们家版最全了。”记者看到,二十几个版本的“人冥币”样本散放在库房的货架上,仿真程度不一,白纸坊桥女游商卖的“人冥币”在板东村批发一块二,在这里只要七毛八。

  “你要是有想做的样子,拿来都能印。”老板特意拿起一捆高仿“人冥币”说,“印这个要罚钱的,我也照样能印。我那机器是德国进口的,你找不到质量这么好的了。”

  当记者表示想拍照拿回公司商量时,老板非常警惕,“别拍,我怕有记者来给曝光。”说着,老板掏出名片表示可以加微信,他的朋友圈里有图,想订什么货直接问就行。“你下次人都不用来,微信下单,发款也行,物流代收也行,方便得很。”

  记者注意到,老板的名片上写的是某某制品厂的名字,根本没有殡葬、祭祀、冥币等字样。老板说,这是为了躲避检查。

  在苟各庄村,至少有上百人都在从事纸质祭祀品印刷的买卖,几乎家家都有印刷机。村民们呼吸着印刷机排出的废气和纸张产生的粉尘,含有颜料的脏水就直接顺着墙根排进了排水沟……

  记者 叶晓彦 文并摄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志强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无人机为昆明920岁老宋柏测“身高”
    无人机为昆明920岁老宋柏测“身高”
    伦敦奇异蝴蝶展
    伦敦奇异蝴蝶展
    最美桃红柳绿时
    最美桃红柳绿时
    超极限训练,特战队员要经历哪些“劫难”?
    超极限训练,特战队员要经历哪些“劫难”?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0733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