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悬崖峭壁为舞台 火车轰鸣来伴奏 这样的“绝壁舞者”你见过吗?
2017-03-29 22:56:10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郑州3月29日新媒体专电 题:悬崖峭壁为舞台 火车轰鸣来伴奏 这样的“绝壁舞者”你见过吗?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王烁

  “轰隆隆”一阵石头滚落的闷响,在静谧的大山里仿佛一场塌方降临,格外让人心惊肉跳。“小心”“往左边上一步”“放绳”……循着声音望去,一个身穿黄马甲的“蜘蛛人”正紧贴在十几米高的垂直峭壁上,手拿一根细长铁棍猛撬身旁的山石。原来,他正是刚才的“塌方制造者”。

  这位用生命在撬山石的“蜘蛛人”叫胡军,是郑州铁路局月山工务段桥隧机械化班组的班长。比起这个拗口的名字,他更喜欢称自己为“捅山队的”。捅山就是清除铁路两侧山上可能掉落的危石,确保山区铁路安全畅通。这也是他眼下正在做的事,而且是一件需要体力、胆量和技术的事。

  不是特种兵 干起“特种任务”

  每次作业,都需要捅山队的队员们相互配合。山上3到4人控制一个人的安全绳,两人吊绳作业,一队人山下指挥并负责现场安全检查。由于每天铁路线上列车往来不断,发现了危石也不能马上清理,要向铁路上级部门汇报作业需求,这段作业时间叫做“天窗”点,等待申请的“天窗”点批下来。一般“天窗”点只有两个小时,这就是他们清除数十米悬崖上危石的所有时间。

  太阳还没有驱散凌晨的雾气,记者跟着他们的工程车在弯弯绕绕的盘山路上行驶,6点半到达了捅山地点附近。虽然已经是初春,但是山里的气温还是很低,捅山队员们穿着并不厚重的衣服,将大锤、钢钎、撬棍、安全绳、安全桩等工具扛在身上,随时准备出发。郑州车辆段月山桥隧车间主任赵云看着两趟列车顺利驶走,用无线呼叫机确认施工时间后,招呼队员们开工。

  “山上没有路,大家要用镰刀砍掉荆棘,双手扒开杂草,抬着绳索,背着沉重的工具,从陡峭的山坡登上山顶,再从悬崖上吊下来作业。”郑州铁路局月山工务段桥隧机械化班组工长李金武说。

  工长李金武、班长胡军和27岁的“小牛犊”张磊是这天撬危石的主力。胡军和张磊系着安全带和安全绳,一点一点往十几米的峭壁下方移动,几乎悬空着撬石头,他所处的山坡岩石较硬,为了找准角度用力,他不时朝山上的李金武喊:“往下来点儿”,安全绳就会松一截。在放绳的瞬间胡军迅速往下一跳找到下脚处,想办法使自己保持平衡。一旦反应不及时,整个人就会被吊在空中打转甚至撞到峭壁,十分危险。

  “每个扫山工都撞过很多次,刚开始的几年经常擦破胳膊,撞到腿,还有后腰。”山下的赵云一边说一边仰头紧盯峭壁上正在挥舞撬杆的胡军和张磊,“往你左边再来一下”“跨过去”“注意脚下”……近10分钟后,胡军终于把最硬的一块危石撬落。由于山体紧挨着铁路,撬下来的石头大多直接落在了铁轨上。

  赵云一边指挥山下的队员往篓子里装碎石,一边对记者说:“你看这么个鸡蛋大的小石头,要是正好有火车快速经过掉下来,就能把火车玻璃砸破,伤着人。”“要是再大一点的呢?”“那更了不得,火车会脱轨。”

  随着叮叮咣咣的声音渐渐停歇,胡军、张磊和其他队员从峭壁上下来。这次扫山被胡军称为很轻松的一次,“今天的崖壁还好,是90度角的,有时我们要翻越一块巨大的凸起岩石,钻到下面的崖壁下工作,连个立足点都没有,危险极了。”胡军告诉记者,“‘天窗’点的时间往往比较紧张,为了节省时间,在清理危石的中途是不能换人的,这对体力和耐力的要求很高。”

  一年30多次捅山 最怕汛期下雨

  郑州铁路局月山工务段管辖的太(原)焦(作)铁路,是晋煤外运的重要通道。这段铁路线穿越豫晋交界的太行大峡谷,依山傍沟,桥隧相连,地势复杂。特别是沿铁路的山体多为石灰岩结构,山上的石头风化后,经风吹雨淋,时常会掉到铁路上,一旦被火车撞上,后果不堪设想。

  “为确保火车安全行驶,我们每年要对100多个山头进行检查,组织‘捅山’30多次。”赵云说,在巡查山体过程中,他们标注好须清理的危石后,再向上级部门汇报“天窗”点的作业需求。

  “雨天是捅山队最担心的天气。”李金武说,大雨冲刷特别容易引发泥石流,捅山工就要随时赶到现场处理。如果汛期大暴雨将大石块冲刷下来滚落到铁轨上。后果不堪设想。“所以,郑州铁路局4处一级防洪点全部位于月山工务段管内晋城至月山间。”赵云说。

  在汛期,捅山队还会对防洪一级危险处进行重点监控。特别是在雨中,他们会对危石进行不间断观察,被称为汛期的“守山人”。他们会对巡检确定的危石进行标注,沿线山体上到处可见空心三角形、实心三角形、空心圆圈等危石标记。

  当青春遇到坚守

  自这些穿越高山的铁路建成,一代又一代的铁路职工用他们的汗水守护着铁路的安全运行。说起年龄让人吃惊,他们不少人已经年逾不惑,可以说是地地道道的大叔级捅山工。守着寂寞的大山,一干就是十几年。

  他们整日奔波于太行山深处。有时候十天半个月回不了家,谈到退休后想做的事,有的人笑着说:“想带着家人出去旅旅游。”还有人说“想多帮家里干点家务”。

  然而,这些扫山大叔在期待退休生活的同时,也隐隐担忧着年青一代能否接过接力棒的问题。捅山是一份需要有胆量、有技术、有好身体才能胜任的工作,恐高、怕苦、畏险不行。而当天第二次下悬崖的张磊也让这群老“捅山工”看到了新的希望。

  “初生牛犊不怕虎”用在张磊的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今年27岁的他虽然经验浅,捅山的工作干起来却是有模有样的。问起当初自告奋勇下悬崖的理由,他只是笑笑说:“因为都是老同志嘛,我就觉得我应该挑起这个担子。”

  他们的工作在一般人看来很刺激也很辛苦,但是记者从他们嘴里听到最多的却是“没什么”“挺平常的”“很普通”。

  “我们都是最普通的铁路职工,但是我们都很爱自己的工作,也很知足。”早晨的阳光洒在捅山工们黝黑的笑脸上,而陪伴着他们的只有默然无声的山石和一趟又一趟安全驶过的火车。

+1
【纠错】 责任编辑: 钱中兵
新闻评论
    云上梅里雪山
    云上梅里雪山
    秘鲁一客机着陆时起火
    秘鲁一客机着陆时起火
    夜航|战鹰试翼,有你想不到的美
    夜航|战鹰试翼,有你想不到的美
    洪泽湖畔渔鼓舞 古韵悠悠抒情怀
    洪泽湖畔渔鼓舞 古韵悠悠抒情怀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21120720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