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湿地精灵”的守护神——走近“黄河女儿”马朝红

2017年02月13日 18:18:30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郑州2月13日新媒体专电 题:“湿地精灵”的守护神——走近“黄河女儿”马朝红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李亚楠

  20多年来,孟津黄河湿地的鸟儿几乎每周都能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起初,只是一位老人;后来,多了他的女儿;如今,只剩下女儿自己。

  女儿名叫马朝红,48岁,孟津黄河湿地保护区的一名管护员。她和父亲一道,接力守护着这方脆弱的生态系统,守护着上百种鸟类的家园。

  在他们的努力下,这里的生态越来越好,鸟儿越来越多。这里的村民称她是“黄河女儿”,是这些“湿地精灵”的“守护神”。

  坚持:18年如一日观鸟、护鸟

  冲锋衣、双肩包、三脚架、望远镜、笔记本,这是马朝红的标配。

  冬日,黄河滩刺骨的寒风里,她通过望远镜,静静凝视着远处河面上成群的鸟儿。有鸬鹚、赤麻鸭、银鸥、鹭鸟等,许多鸟儿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迁徙途中,在此短暂落脚后,还将继续遥远的旅程。

  10只、20只、143只……马朝红掏出笔记本,用冻得发僵的手,飞速记录下观测到的鸟类数据。通过长期观察,她早已练就一双“火眼金睛”:扫一眼,基本就能判断出一群鸟儿的数量,八九不离十。

  这样的工作,马朝红已经重复了18年。1999年,她辞去洛阳市区的工作,回到成立没几年的孟津黄河湿地保护区,跟随父亲一块观鸟、护鸟。

  起初,他们只有自行车,要跑完59公里长,0.5至5公里宽的黄河湿地,最少需要三天,她便和父亲一块带着干粮,吃住在路上。

  观测中的收获也常常让她忘掉艰辛疲惫。2001年冬天,在观测灰鹤时,马朝红忽然遇到了40只大鸨,这种陆地起飞的最重鸟类之一非常稀有,已经好几年没在孟津黄河湿地见到过了。

  “见到的那一刻,太激动了,像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感觉再多辛苦也是值得的。”马朝红说。

  马朝红对鸟的热爱,很多人并不理解。她说,观鸟能给人一种愉悦感,鸟类的很多行为和人是一样的。鸟类是人类的朋友,是地球的精灵。“观鸟其实就是在关注我们自身的生存环境,护鸟其实就是在保护我们自己的家园。”

  传承:两代人接力守护“湿地精灵”

  马朝红并不是天生就对护鸟感兴趣。原本她在洛阳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她对护鸟的热爱,来自于她的父亲,来自于一种传承。

  她的父亲马书钊是孟津县林业局一名普通干部,1995年春节回老家时,他听到黄河滩里传来一阵阵炮声,循声望去,是一群人正在用土炮疯狂地捕杀鸟儿。

  目睹浑身是血悲鸣着的鸟儿,同森林和野生动物打了一辈子交道的马书钊无法容忍,他决定要保护这些可爱的生灵。

  当年恰逢孟津黄河湿地保护区成立,马书钊便从林业局一名干部,变成了保护区一名护鸟员,天天骑上自行车,带上干粮,拿个喇叭,走村串巷,宣传护鸟的政策和法律。

  刚开始护鸟那几年,马书钊平均每年都要制止上百起捕杀鸟类的行为,他甚至还受到过捕猎者的威胁,但他都不为所动。

  1997年底,马朝红从洛阳回家过春节。那些日子,她天天陪父亲到寒冷的黄河边去观鸟、护鸟,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看着日渐苍老的父亲,看着生机勃勃的湿地,她忍不住流下了泪水,也真正体会到了父亲对鸟儿的热爱。那一刻,她下定决心,回家陪父亲一起观鸟、护鸟。

  1999年,马朝红也成了保护区一名护鸟员。随后的十几年里,父女俩便常年一起奔波在空旷的黄河湿地,风雨无阻。

  湿地生态越来越好,马书钊的身体却每况愈下。2014年,他做了股骨头坏死手术,再加上其他疾病缠身,75岁高龄的马书钊已没法再到黄河岸边观鸟、护鸟,亲近他最牵挂的“湿地精灵”。

  守望:继续走完剩下的路

  经过马朝红父女俩和当地黄河湿地管理部门十几年的努力,湿地内捕杀鸟类的行为已经很少见,保护区内共记录鸟类245种,村民对鸟类的保护意识也逐步提高,救助受伤的鸟儿已成为许多村民的习惯。

  虽然捕杀行为越来越少,但其他人类活动对鸟类栖息地的干扰依然不时发生。马朝红说,曾有城里人为了寻求刺激,驾驶越野车到湿地内飙车,这对鸟类栖息地是很大的破坏,这类行为比捕猎更加难以制止。

  “野生动物最大的天敌就是人类,人进鸟退的局面这些年实际上并未根本扭转。”马朝红说,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只有全社会都形成爱鸟、护鸟的环境保护意识,才能真正改变湿地鸟类和其他野生动物日益严峻的生存环境。

  如今,马朝红除了对保护区内鸟类的种类、数量进行观测、调查外,很大精力还放在了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观鸟爱好者上,并成立了“河南野鸟会”,举办公益宣传活动,使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爱鸟护鸟的队伍。

  鉴于马朝红的贡献,她曾被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关注生态贡献奖,并获评为“感动洛阳十大人物”。

  在孟津的黄河湿地保护区内,许多村民称她为“黄河女儿”,称湿地内的鸟类为“你家的鸟儿”。常常有村民开玩笑对她说,你家的灰雁又吃了我家的麦子,你家的鹭鸟又吃了我家鱼塘的鱼。

  湿地的鸟儿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它们并不知道,有一位“守护神”始终在默默守护它们。

  马朝红说,等父亲身体允许了,她会推着父亲到黄河岸边再走走,听听鸟儿的鸣叫,告诉父亲,剩下的路,她会继续走下去。

【纠错】 [责任编辑: 陈俊松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0459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