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厦门溪头下村:昔日炮战前沿今成婚纱摄影胜地

2016年11月01日 16:37:45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厦门11月1日电(记者尚昊 颜之宏)65岁的台湾摄影师林国彰举起手中的相机,将镜头对准了眼前这个以“溪头下”命名的厦门村庄。

  阳光微照,轻涛拍岸,光着脚丫的新娘手捧红色玫瑰花束,踏着海滩上轻软的沙子,朝心爱的新郎奔去。“咔嚓”一声,林国彰定格了新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光。

  庭院的秋千、街角的咖啡店、布满爬山虎的砖墙、海边的栈道……溪头下村这个仅有0.15平方公里的村庄,如今因“中国最浪漫婚纱摄影村”的美名为人所知。

  不过,对于在此采风的林国彰而言,溪头下村还承载着更多的意义。

  它是厦门岛上距离金门最近的村庄之一,站在溪头下的海滩上向南眺望,金门诸岛清晰可见。上世纪40年代末,国民党军队退踞台澎金马,金门成为两岸隔海对峙的最前沿。

  “金门厦门门对门,大炮小炮炮打炮。”从1958年起,长达近20年的金门炮战在两岸军队之间展开,造就了一段特殊的历史。彼时,一座高射炮阵地就曾在位于厦门南部滨海黄厝的溪头下村设立,正对着4000米外的金门。

  在林国彰的记忆中,这里曾是最危险的所在。

  “我们那一代的男青年,最怕的就是自己中了‘金马奖’,也就是被派往金门和马祖去服兵役,特别是金门。”林国彰说。那时的金门,不仅条件艰苦,也因炮战常有士兵伤亡,台湾年轻人们避之不及。

  73岁的溪头下村民陈明石同样对半个多世纪前的漫天硝烟记忆犹新。陈明石在溪头下村生活了一辈子,金门炮战开始时他才刚刚15岁,和村民们一起躲在山上的石洞里,却仍然受到炮弹的攻击。村里涌现出全国海防对敌斗争积极分子,民兵们在海滩上挖开一条深深的壕沟……

  “炮战的时候,我爸爸的胸口曾经中过弹片,哥哥腿上中过弹片,我自己的屁股上也中过弹片。”陈明石说。

  林国彰和陈明石的这些记忆终于1979年。那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两岸关系开始走向缓和,厦门与金门之间的炮战终于结束了。

  硝烟散去,溪头下归于平静,做回了那个默默无闻、封闭破败的村落。村民们每日清晨挑着蔬菜、海鲜沿着海岸线,步行到厦门港去叫卖,踏着几百年如一日的步伐节奏。

  直到2003年,首家摄影机构入驻溪头下。自此之后,越来越多的摄影机构相继扎根,使得村庄实现了意料之外的华丽转身。

  曾经的海景意味着寂寥,现在却意味着机遇。“浪漫的沙滩和海水非常符合婚纱拍摄的元素,我们公司的员工现在就有500多人。”溪头下村后古摄影公司经理祖和荣说。

  10余家摄影机构、70余家摄影工作室、每年两三万新人拍摄婚照、婚纱摄影年产值逾6亿元……一个个数据讲述着村庄的变迁。

  “以前的时候最经常听到的是大炮的声音,现在最经常听到的是婚纱摄影师们的声音。”陈明石说。“新娘微笑”“新郎靠近点”“新郎新娘再甜蜜点”——这些来自摄影师的指令声,如今每天都出现在陈明石的生活中,令他感到开心。

  随着婚纱摄影的兴起,溪头下村里的基础设施得以改进,村民的生活也与以往大为不同。礼服定制、珠宝设计、咖啡馆、鲜花店、民宿……这个精致的小村落里,诸多元素一应俱全,一条产值高达2-3亿的产业链正在形成。

  “难以相信,以前炮火冲天的前线,如今竟然是这么浪漫。”林国彰说。

  在溪头下成为婚纱摄影胜地的同时,曾经金门炮战的历史也成为了一种资源。

  在溪头下的相伴街上,一排精致的商店吸引着年轻的游客们驻足参观。这些店铺的前身就是金门炮战时留下来的防炮屋,建于上世纪60年代,用以安置在炮战中住房被炸毁的村民。

  石头墙柱,瓦片屋顶,雨水浸渍,日晒斑驳……几十年岁月沉淀下来的老房子居然意外地获得青睐。“没有想到,这些战争里的物件现在反倒派上了用场。”陈明石说。

  溪头下还有着更多的计划:在村庄整治提升的带动下,曾经的战壕被改造为一条栈道;村民们躲避炮火的坑道也在改造之中,以使市民和游客体会当年金门炮战的历史。

  陈明石期待着,在更多年轻新人来到溪头下拍摄婚纱照的同时,能够有更多金门和台湾的客人到访,感受这里的浪漫,回味这里的历史。

【纠错】 [责任编辑: 孙楠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829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