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草原天路”收费决策何以“朝令夕改”?

2016年05月25日 17:10:28 来源: 河北新闻网

  这条被称为中国版“66号公路”的领地,既非为旅游而生,也非为旅游而改,纯属资源得天独厚之后的“妙手偶得”。从这个意义上说,收费的道理,就天然亏了三分……

  河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日前发布消息称,为回应社会关切,方便游客来“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旅游,张北县政府决定从今日起取消“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的收费。(5月23日新京报)

  拦路收费,不容易;开门免费,也挺难。好在剧情发展,没有僭越公众想象。张北谦抑地回应了舆论关切,媒体点赞了“朝令夕改”的收费行为……而其间的“据理力争”或“唇枪舌剑”,已然成为考量官民之间、官方与舆论之间博弈的良性样板。

  平心而论,欠发达地区多有拦路收费的冲动,这就像每个人小时候都做过“全国人民每人送我一块钱”的青天白日梦一样。风景如画、旅程如诗,于是游客纷至杳来,再于是立起关卡拦路收费。方法虽然简单粗暴,效果却也立竿见影。何况,根据相关规定,由风景名胜区管理机构负责的售票,收入将用于生态保护和管理。此外,由于张北县是扩权县,因此也有权制定“草原天路”的门票价格。遗憾的是,事实上,从去年6月至今,草原天路的两次收费计划最终均以取消收费而搁浅。

  这条被称为中国版“66号公路”的领地,既非为旅游而生,也非为旅游而改,纯属资源得天独厚之后的“妙手偶得”。从这个意义上说,收费的道理,就天然亏了三分。当然,这几天舆论口诛笔伐,虽然姿态各异,却也普及了不少法理:比如《公路法》的规定,比如《旅游法》的原则。更重要的,是此事成为公共议题,离不开下面的语境:凤凰回头,三年不晚。围城收费的梦想,终于幻灭在民生与法理之上。武大樱花,不再收钱。没了20块钱的进门费,今年赏樱反而不在“人看人”。西湖免费了,杭州反而更赚钱;南铜锣巷主动取消3A资质,商业味终于开始洗心革面……这些林林总总的变化,起码说明两个问题:一则,想赚钱,路径可以更文雅一点;二则,搞旅游,产业不能太粗放。

  各说各的理,其实不稀奇。真正有意思的,是张北在收费事件上的“画风逆转”。尽管舆论的风向基本给张北以理解与支持,但,不得不说的是,两次收费决策“折戟而返”,确有值得反省之处。新制度经济学鼻祖科斯曾说过,“实际上,对政策问题要得出满意的观点,唯一的方式是来自耐心的研究,以便确定市场、企业和政府是如何处理有妨害影响的问题的。”在市场与公益的领地,地方政策的主导性决策要顺利“圈粉”,难度系数越来越大,专业考量越来越多——因为这是一个法治社会,更因为公共治理能力成为社会热题。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让利于民,制度使然。草原天路收费决策“朝令夕改”,其实算不得打脸,更无须“补刀”千千万。道理很简单:既然要求政府宽容执行者的合理性错误,那么,决策者的瑕疵,也当处于试错与纠错的常态中。再说,从公共理性而言,少些含沙射影、少些讽刺挪揄,多点理性思考、多点合规诘问,官与民之间、决策与监督之间,可能会更为协调,更可互动。

  长远而言,面对舆情汹涌,草原天路收费决策“朝令夕改”这一课,收益的绝不只是张北县政府。(邓海建)

 

【纠错】 [责任编辑: 安传香 实习生张倩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931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