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贵州用大数据做了啥?

2016年05月25日 11:09:15 来源: 新华社

(新华全媒头条)贵州用大数据做了啥?

  新华社贵阳5月25日电(记者李银、王新明)过去提到“黔”,既不与“钱”沾边,也不与“前”靠近。而今,贵州却是“一个懂大数据的地方。”2014年,贵州开始做大数据,比国内其他地区“抢跑”了两年。“抢跑”的贵州目前已经成为全国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

  让数据说话,扶贫有了测谎仪

    5月23日,软件工程师们在贵州东方世纪科技公司“东方祥云”项目部工作。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这是“货车帮”贵阳物流数字港一隅。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贵州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积最大、贫困程度最深的省份。曾经“你说东家贫,他说西家穷,谁是贫困户,有嘴说不清”,贫困户精准识别困扰着基层干部。如今,依托“扶贫云”,这个问题正在逐步得到解决。

  据贵州省扶贫办统计,目前“扶贫云”运用大数据手段实现了对全省建档立卡的623万贫困人口、9000个贫困村、934个贫困乡镇、66个贫困县的动态监测。

  贫困程度最深,究竟深到何种程度?贵州基层的衡量办法是“四看”,即“一看房、二看粮、三看劳动力强不强、四看家中有没有读书郎”。

  “‘扶贫云’通过对收入等18个指标的考察与分值衡量,将‘四看法’转为脱贫指数,精准计算省、市(州)、县、乡(镇)、村、户的贫困程度。透过‘扶贫云’,贫困人口、分布情况、致贫原因等一目了然。”贵州省扶贫办总农艺师周兴说。

  贫困人口锁定了,脱贫全过程如何可视化?“扶贫云”上建有责任链、任务链和资金链。在责任链、任务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干部是谁、做了哪些工作,工作不到位,立即发出预警。

  “不图锅巴吃,咋会在锅边转”?资金监管风险长期困扰着扶贫干部。对此,“扶贫云”资金链对扶贫项目申报、审批、报账、验收等实施全程、实时监管,保障每一分钱用在刀刃上。

  “三条链发力,能够有效防止被脱贫、数字脱贫。‘十二五’时期,35个贫困县、744个贫困乡镇摘帽,贫困发生率下降到14.3%。其中,2015年减少贫困人口130万人。”周兴说。

  靠数据赚钱,不占土地不建房

    5月23日,客服人员在“货车帮”贵阳物流数字港呼叫中心与客户交谈。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访客在贵阳大数据应用展示中心参观大数据交易所实时交易情况。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技术工程师在中国电信贵州云计算产业园IDC机房进行调试。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不沿边、不沿海,贵州却有一片“海”,它就是大数据“蓝海”。这片“蓝海”里,越来越多企业正在获得过去无法企及的商机。

  未来72小时内,全国任何一条河流的来水量是多少?水位多高?要不要发布洪水预警?这些问题“东方祥云”可以一一回答。

  贵州东方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胜说:“不同于运用传感器监测水库、河流的水量、水位等指标,‘东方祥云’的数据主要来自公开的卫星遥感数据。一个来自水中,一个来自天上。”

  目前,“东方祥云”之上已有2万个水利工程上线,服务能力从国内主要河流延伸到莱茵河、密西西比河、尼罗河、亚马逊河等流域。

  “有了大数据,不占土地、不建厂房,我们的服务、市场半径可以辐射全球。预计今年服务能力将覆盖全球土地面积的70%左右。”李胜说。

  大数据在与农业、工业、服务业的融合发展中加速推进产业转型升级。贵州省经信委副主任康克岩说,目前,贵州农村电商网点超过1000家、重点行业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近40.5%,还催生了互联网金融、导航服务、智慧物流等一批新型业态。

  “货车帮”,作为中国公路物流领域的“阿里巴巴”,利用大数据在货主和司机之间搭建的互动交易平台,致力于解决公路货运中的空驶乱跑、趴窝等待,实现“车货匹配”。

  贵阳货车帮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赵强说,2014年起步时,贵阳“货车帮”只有几十人,短短两年左右时间,员工已经达到3000人、注册车辆170万辆,一年可节省燃油价值约300亿。“货车帮”,已成长为中国公路的最大网上运力池。

  基于庞大的货运数据信息,“货车帮”携手阿里云开发了“全国公路物流指数”。每天,全国各大城市和区域公路进出港情况、运力、货运活跃度等,尽在掌握中。

  用数据辅政,权力关进“e围栏”

  哪个岗位风险指数最高、哪家企业存在围标串标风险、哪个工地有安全隐患,打开贵阳市住建局“数据铁笼”系统,都可以找到答案。

  贵阳市住建局信息中心主任童昕说:“贵阳市在册工地1000多个、在建工地800多个,而全市监管人员150人左右,人均监管面积50万平方米,远高于国家规定的人均监管面积5万平方米的标准。‘数据铁笼’具备实时监控功能,工作人员只需下载监控APP,即可在权限范围内实时、全景调看施工情况。

  2015年以来,贵阳市实施“数据铁笼”工程。首先,梳理“三清单两点一流程”,即权力、责任、问题“清单”,公共权力运行流程以及权力寻租点、群众关注点;然后,进入信息化平台,让权力“跑起来”;最后,通过分析权力“跑动”数据构建行为模型,将事后监管变成事前、事中监管。

  “‘三清单两点一流程’是笼底、业务模型是‘笼条’、云平台是‘笼盖’,通过技术与制度的结合,实现权力可视化。目前,‘数据铁笼’已在40个市政府组成部门实现全覆盖。”贵阳市纪委研究室主任周开勇说。

  在乡村也能“进一张网,办全省事”?作为全国“互联网+政务服务”试点示范省之一,贵州正在加快建设“全省一张网”,提升政府治理能力。

  贵州省政务服务中心主任李荣说,目前各级3800多个部门的5.8万多项行政审批服务事项已纳入网上办事大厅,日均网上交换流转3万余件、访问量10万余次,行政审批基本实现联动办理。

  “今年,将推动网上办事大厅向乡村延伸,让办事机构和群众在乡村也能‘进一张网,办全省事’。”李荣说。

  聚数据之力,探发展新道路

  群众贫困、生态脆弱、产业结构单一,经济下行压力之下,抓住大数据时代稍纵即逝的机会,2013年起,贵州走上了大数据之路。

  贵阳市副市长刘春成说,过去有些产业就像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体”,经济数字上是天使,对环境而言却是魔鬼。大数据是生态友好型、环境友好型产业,贵州走大数据之路,探索在弯道取直中守住发展与生态两条“底线”。

  “可以用三句话总结贵州大数据发展特点:一是天赐加良机,立足气候凉爽、地质稳定、电力充足等先天优势,抓住了稍纵即逝的窗口期,与世界处在同一起跑线上;二是笨鸟加先飞,虽然‘家底’薄,但是敢于先发声,在以‘月’为单位变化的大数据行业成了领路人;三是领跑加群跑,政府领跑、企业群跑,大数据生态链逐步形成。”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陈刚说。

  “数据星河”里,贵州创造了多项行业纪录:率先建成全国第一个省级政府数据集聚、共享、开放的“云上贵州”系统平台,率先设立全球第一个大数据交易所……。今年2月,贵州获批建设全国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

  中国工程院院士高文说:“不管你是否认同,大数据时代已经来临,并将深刻地改变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大数据正在改变着你我,而贵州这片“试验田”又是怎样融入大数据世界呢?

  康克岩的答案是:用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发展大数据;赵强的答案是:贵州有一群懂大数据的人,他们每天都在致力于发展大数据。

  在贵州大数据“试验田”里,民、政、商共赢格局正在形成。

  “欢迎更多投资者、创意者和应用商加盟贵州,在大数据领域开展更高层次、更宽领域、更深程度的互利合作,共同谱写‘云上贵州’精彩华章。”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向世界发出了请柬。

 

 

  贵州创客:大数据时代的弄潮儿

  大数据时代 将会发生哪些变化?

  贵州大数据筑巢引凤赢先机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樵苏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18928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