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太阳下的罪恶——探访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证遗址

2015年09月01日 21:58:45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哈尔滨9月1日电(记者孙仁斌、李志晖、邹大鹏)供奉细菌战医务人员和高级官员的“慰灵室”、输送被实验者进行活体实验的“死亡通道”“冻伤实验室”“黄鼠饲养室”……一座座阴森可怖的日式建筑无言地陈说着当年侵华日军细菌战的罪证。近日,新华社记者实地探访了位于哈尔滨市的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证遗址,看到了日军曾在这座魔窟里犯下的滔天罪恶。

  视被实验者为“木头” 官员队员则供奉在慰灵室

  离哈尔滨主城区西南方向20多公里处的平房区,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证遗址就坐落在这里。走进这座建于1936年的本部大楼,长长的走廊里冰冷晦暗,保安室、值班室,这些看似平常的部门一旦与侵华日军细菌战联系起来,令人不寒而栗。

  据了解,七三一旧址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武器研究、实验及制造基地,是日本军国主义违反国际公约,用活人进行冻伤、细菌感染等实验的大本营,是发动细菌战争的策源地。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匆忙撤退的日军为毁灭罪证将工厂炸毁,只有本部大楼等少量建筑保留下来。

  在大楼二层的中央,一处60多平方米的房间引起记者的注意。紧邻天花板的墙壁上,留有部分黑色纹饰。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研究陈列部主任高玉宝告诉记者,经过考证,这里应是日军的“慰灵室”。“主要供奉的是七三一部队因实验感染病毒死亡的军医和队员。”高玉宝介绍说,根据史料统计,当时感染病毒死亡的日方实验人员有300多人。

  在慰灵室对面,另有一间十余平方米的小屋,四壁上同样留有暗色纹饰,高玉宝说,这是当时供奉七三一部队高级官员的地方。

  “日本人对自己的队员和军官十分尊重,给他们设立了专门的灵堂,供部队祭拜,但对中国人十分残酷。他们在进行活体实验时,把被实验者称为‘木头’,需要几个人,一般就说需要‘几根木头’。日军将被抓获的地下党、抗联战士、情报人员等送到实验室进行活体实验。”高玉宝说。

  被炸毁的四方楼:掩藏多少罪恶?

  在本部大楼北侧,一条通道将大楼与北侧的建筑连接。进入幽深阴暗的通道,让人产生一种压迫感。遗址陈列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条走廊通往后面的四方楼,四方楼是整个七三一遗址的核心部分,是日军实验室所在地,已经被日军撤离时炸毁以毁灭证据。随着战后日军活体实验暴行被逐渐披露,前来参观的观众和研究者把这条长廊叫做“死亡通道”。

  穿过这条通道,步出本部大楼,阳光刺眼。前方不足百米,就是四方楼遗址。如今,遗址只有地下被清理出的坑槽和阶梯等,依稀可以看出原来建筑的结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四方楼为砖混结构的三层方框型建筑,由地上的细菌实验室和两栋特设监狱及地下两个细菌实验室组成。“细菌实验室是七三一部队的细菌研究、实验和生产中心,特设监狱用于关押‘特别移送’的被实验者。”陈列馆工作人员说。

  前不久,黑龙江省文物考古所的考古人员对这里进行了考古清理,出土建筑构件及金属、玻璃器皿等1500余件。这些新发现的物品将对外开放陈列,也将为日军细菌战增加新的罪证。这座被参观者和研究人员称为“魔窟”的四方楼掩藏的诸多罪恶也将被进一步披露。

  恶魔的实验 无尽的罪恶

  从四方楼继续向北,则是日军当时遗留的冻伤实验室、黄鼠饲养室等建筑。谁能想到,这些看似与普通民居或仓库并无太大分别的建筑里,却承载着无尽的罪恶。

  只剩部分残存建筑的冻伤实验室一面墙壁上留有两个大圆孔,并有部分管道印痕裸露在外,陈列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是用来输送氨气的管道。根据“七三一”部队原队员的证言,他们曾把被实验者带到零下三十摄氏度以下的室外,光着手脚,冻到四肢僵硬。日本兵用木棍敲击被冻的部位,直至发出清脆的声音,之后将他们拉进解冻室,分别用冷水、温水、开水进行解冻。冻伤部位浇上开水后,骨肉马上分离。此后,这些被实验者再用去做细菌、毒气实验,死亡解剖后,投进焚尸炉。

  “实验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侵华日军在我国东北冬季作战的战斗力,更重要的是为完成其侵略蒙古及苏联的北进计划做准备。”高玉宝说。

  据了解,日军还在这里进行人马血交换实验、鼠疫、人体四肢互换、人畜杂交等惨绝人寰的实验。据不完全统计,1936年至1945年,至少有3000名中国、朝鲜、苏联等国家的被实验者遇害。

【纠错】 [责任编辑: 周楠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8481116442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