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控烟,法规怎么落地?

2015年05月29日 19:33:49 来源: 新华网

(新华全媒头条·控烟)控烟,法规怎么落地?

漫画:严控。 新华社发 徐骏 作

  新华网北京5月29日电 5月的最后一天,是“世界无烟日”,也是控烟的话题成为舆论焦点的日子。以往每年都谈,但喷云吐雾似乎仍未少见。

  6月1日,号称史上最严的控烟条例将在首都北京开始执行。

  有多严?谁来管?能禁住?会长效?

  在刚刚投放的一个民调中,公众在广泛支持的同时也表示了疑虑。记者通过多方采访,告诉你这个条例和一直被认为执行力不强的控烟该如何落地。

  控烟“大限”将至,北京在行动

  即将开始实施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确实严,明确规定公共场所、工作场所的室内区域以及公共交通工具内将“禁止吸烟”。北京老百姓还给了个“京味儿”概括:“带顶儿”的地儿不能吸;“露天人密”也不可以……从立法角度讲,世界卫生组织给了个评价:北京控烟条例“在无烟环境方面,最符合《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精神的立法”。

  再好的立法,也得落地才能有效。控烟“雷声大,雨点小”的既往能通过这个条例见到真章吗?

  公共场所和人员密集地,已经有了措施:

  ——6月1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将全部关闭3座航站楼的原有吸烟室,并安装独立卫生间烟感器、楼梯间摄像头。航站楼外将设置11处吸烟区。

  ——全市600多处公交场站将设置露天吸烟区,以黄色标线施划,面积约1.5平方米,远离人员密集区域和行人必经的主要通道。

  ——地铁所辖的所有车站内、地铁车厢全部禁烟,车站入口、站厅、站台,列车内部以及设备机房、卫生间等醒目位置设置禁烟标志。

  ——在饭店、景区,也将设置控烟巡查员,对发现的随处吸烟游客进行劝阻和监督。同时,还将加强对导游领队的培训,督促导游领队加强对游客在游览住宿过程中遵守禁烟规定。

  大大小小的单位会怎么做,同样是民众关注的热点。作为首善之区和众多中央国家机关、知名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所在地,他们会怎么做?

  “条例”明确规定,实行“政府管理、单位负责、个人守法、社会监督”的原则。北京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德林表示,提出“单位负责”是一大亮点,强化法人的主体责任地位,强化经营管理单位的自我管理责任,控烟不力的单位将被惩戒。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教授王青斌等法律界专家认为,北京和全国其他一些城市控烟立法暴露的“执行难”,恰恰在于法律刚性不足、执法责任主体不明、烟草危害宣传不够。“宽泛禁烟”才是“执法难”的诱因。希望“单位负责”成为“北京条例”一大利器,无烟环境不再光靠“自觉自愿”。

  还有专家指出,控烟不能光靠“盯”、“管”、“跟”,更需借助科技手段。

  这在“北京条例”中也有所体现——管理者可以利用烟雾报警、浓度监测、视频图像采集等技术手段,加强对禁烟场所的管理。

  “这是很好的开端。”控烟机构、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宜群说,法律刚性了,各单位才会开动脑筋。她介绍说,多年前,卫生部就在办公楼内每层设置空气监测仪器,实时公布空气质量,工作人员对比自己工作楼层的空气质量后,自律性提升很快。

  控烟要有过硬的举措

  今年6月6日,恰逢星期六,是个办喜事的好日子,饭店老板马永胜却主动取消了一场婚宴的预定。

  “客人几天前打电话过来问能不能吸烟?不能吸就不跟你这儿办了,我说不可以在饭店吸烟了,6月1日起施行的控烟条例规定任何室内公共场所都不可以。”马永胜是北京中发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2012年5月30日,国家卫计委《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指出,餐厅二手烟暴露率最高,达88.5%,政府办公楼暴露率次之,达58.4%。

  “这事儿就得‘令行禁止’。”马永胜说。他告诉记者,餐厅、饭店是二手烟的重灾区,既然立法要保护非吸烟者的健康权利,此类有“喜烟”的室内婚宴便只好拒绝了。

  今后在餐厅酒店,不再仅仅是贴一个“禁止吸烟”的牌子那么简单,还不得再提供烟具和附有烟草广告的物品。“场所经营者和管理者没有进行劝阻,最高处以每次1万元罚款”,《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中这样明确的规定同样是马永胜们必须考虑的法律因素。

  控烟需要重点保护的还有青少年群体。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研究所调查显示,全国学生始吸平均年龄10.7岁,北京市为12-13岁,吸烟行为多在初高中,且有向更低年龄发展趋势。

  北京市烟草专卖局介绍,“条例”实施后,幼儿园、中小学校、少年宫及周边100米内,不予再发放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国内烟草工商企业和国外烟草企业驻京机构在北京须停止各种形式的烟草促销,促销活动将不再获得备案。

  “中国是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拥有3亿烟民和7.4亿二手烟受害者,作为首都和国际大都市,此次,北京市的控烟立法,正在为全国做出表率。”世界卫生组织驻华官员安吉拉·普拉塔接受采访说。

  立法、执法、守法一个不能少

  《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实施前,记者进行了随机街采,结果耐人寻味。

  ——非吸烟者说:

  “呦,比雾霾还直接刺激的那种感觉,挺厉害的。”

  “看见就躲。抱着孩子先躲开。反正不爱闻,但不爱闻也得习惯啊,不然他跟你面前抽怎么办啊,我还能轰他不成?”

  “国家把烟的价格提高点儿,把烟盒包装搞难看点儿,比出个‘条例’更管用。”

  ——吸烟者说:

  “我开出租挺累,现在歇会儿想抽根儿烟,以后肯定是要注意些,车里不能有烟味儿。”

  “饭馆里头,聚聚吧,烟酒离不了,恐怕一时半会儿还管不住自己。”

  “我尽力吧。为了更好的环境,为了其他群众的健康。”

  中国政府签署的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于2006年1月生效,并具备法律效力。《公约》要求,各缔约方要在5年内采取立法等多方有效措施,保护非吸烟者在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室内公共场所等场所免受烟草烟雾危害。

  此后,全国超过20个城市通过或即将通过具备法律效力的地方控烟条例,对建立无烟环境、防止二手烟危害作出规定,禁止在室内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上吸烟等。

  6年前,2009年3月,《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正式实施,12类场所全面禁烟。但是,这个条例存有缺憾,保留了公共场所吸烟区(室)。于是,不论怎么严格执法,都执不出无烟环境。6年过去了,上海的民调显示,绝大多数公众“支持全面无烟环境”。

  5月14日起,上海市健康促进委员会在“上海发布”公众微信号发起“无烟环境立法”舆情调查。93%的网民支持室内工作场所全面禁烟(包括办公室、会议室、传达室、走廊、楼道、电梯、洗手间、食堂等),仅有4%的网民表示反对。

  据了解,“上海条例”有望修订为“全面无烟”,已列入2015年市人大立法预备项目。

  广州市统计局也曾通过“万户居民调查网”对常住居民进行相关电话抽样调查,结果显示93.1%的市民支持广州正在实施的“对公共场所吸烟行为进行限制和处罚”的措施。

  烟草大省云南,形势就不乐观了。省会昆明“无烟餐厅”基本上处于失控状态。很多餐厅不仅顾客用餐时抽烟,厨师和服务员在休息时也烟不离手。除了一些洋快餐和西餐厅等,昆明餐馆和KTV的控烟基本无人监管,很少有人去制止。

  云南省健康教育所控烟项目办主任赵白帆说,云南省目前并无省级层面的公共场所控烟立法,但实际上很需要。“没有国家上位法,省级也无立法,城市的地方立法缺乏主动性。

  在一个有数亿烟民的国家,控烟难以一蹴而就,需要能刚性执行的法律,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督,各个责任主体的自觉,民众的参与,一个都不能少。

  “抽烟?赶明儿该戒就戒吧,你看这孩子也不愿意,大人也不愿意的。”希望这位还不愿说出姓名的北京出租车司机师傅的话能为越来越多的人赞同。(记者倪元锦、司鸶、庞元元、仇逸、吉哲鹏)

  ·中央出组合拳“灭烟头” 多地控烟时间表出炉

  ·北京最严“控烟令”实施进入倒计时 监督员规劝吸烟不成可报警

  ·部分香烟涨价10% 专家:控烟不能单靠经济手段

  ·十年控烟,能否走出“不了了之”的怪圈?

  ·短评:依法治烟还需上下合力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401115455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