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新闻

新闻中心 > 正文

对抗《爸爸去哪儿》,央视育儿大年《超级育儿师》登场

2013年12月05日 16:44:38
来源:
【字号: 】【打印
【纠错】

  继湖南卫视从韩国引入《爸爸去哪儿》后,中央电视台也将于12月联合IPCN从英国引入年度育儿大戏《超级育儿师》,12月4日下午2点,中央电视台在北京中关村举办了全球最知名亲子真人秀节目《Super Nanny》中国版《超级育儿师》的开播仪式。.......

1.jpg

  育儿剧对决:《超级育儿师》将玩新花样

  2400万新生儿和他们的八零后父母或许就这波热潮突然兴起的答案,从年初开始,《小儿难养》、《辣妈正传》、《宝贝》、《小爸爸》、等育儿节目突然占领了众多黄金时间,由湖南卫视打造的《爸爸去哪儿》更是连续数周创下了全国同时段节目收视率第一。育儿题材的火爆,让大佬级玩家纷纷布局,这给火热的育儿节目市场再添了一把火。

2.jpg

  高收视热播剧体现了国际版枪手的局面,由于新一代父母眼光更加现代和国际化,育儿节目的“国际启示+中国故事”的节目更容易获得收视率的成功。湖南卫视的《爸爸去哪儿》也有韩国版的火热在前,中央电视台也将联合IPCN从英国引入年度大戏《超级育儿师》为全球最知名亲子真人秀节目《Super Nanny》的中国版。《Super Nanny》在欧洲播放时曾经创造了儿童教育类电视的收视记录,不少明星政客都推掉公务守候在电视傍,那个超级保姆Jo Frost更是家喻户晓。

3.jpg

  “我们当时改编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让这个在欧洲成功的节目模式符合中国观众的育儿体验、在节目中最大限度地引发他们的共鸣”根据《超级育儿师》制片李卓时透露,“我们跟很多专家、与我们合作的教育机构进行了很多讨论,最后锁定在了八个典型家庭关系和23个典型问题上”如中国式“二胎”家庭、“隔代教育”、“富豪劣势”、“虎妈狼爸”等,反映当代中国转型期中的亲子关系、家庭观念……在整体拍摄过程中,节目组坚持无明星家庭和孩子们“无作秀”,拍摄现场有教育心理专家跟进,意在通过全程录像,通过观察不同教育情境和孩子不同心理特征,为家长当场反馈教育问题和分析问题背后的原因。

4.jpg

  李卓时介绍说,在这个过程中,该剧合作伙伴,美国儿童早期教育机构金宝贝给剧组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他们利用全球7百多个儿童教育中心及中国的家长数据库为剧组提供了丰富的案例和故事源,在这个交流过程中,我们慢慢认同了一个观念:即儿童的早期教育没有绝对的专家、没有所谓唯一正确的方法,应该更多的是故事、知识经验的分享,应该让每个家庭自己去做适合自己的选择。这就是我们现在准备推出的“播放+讨论互动”的模式。

  所谓“播放+讨论互动”的模式在国外已有成熟的运用,自60年代开始好莱坞已经广泛地将观众调研引入电影编剧当中,近年来美国更是将社交媒体运用于剧情发展中,自《谍影迷情》(Covert Affairs)开始,观众讨论开始影响编剧、播放及后期的经营,当时创作班底在第二季最后一集的创作时,就回应了Twitter上不断发出一个问题:该剧主角奥吉 安德森(Auggie Anderson)能否重见光明?“有很多粉丝都为他惋惜,他们都希望他能以一种很浪漫的方式复明。”于是,在最后一集额外增加的桥段中,一位医生向奥吉透露,他没有被一项实验治疗项目选上。乔哈姆说:“这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回应了有关该角色的疑问。”自此后,不少制片人表示愿意通过这一平台实时关注用户的评论和反应。

  根据剧组合作方金宝贝透露,在《超级育儿师》剧情播放的同时,该剧将引入社交媒体和讨论交流组的形式,引导观众参与讨论,为节目中的家庭育儿问题贡献解决智慧。剧组将根据这些讨论积累故事甚至未来的演员资源,专家也将不断跟踪这些讨论案例发布调研结果和评论。为方便观众的参与,金宝贝已经专门为该剧的播出筹划了名为“超级育儿总动员”的活动,在播出讨论过程中评选育儿最佳实践案例,优质内容案例将给到专业机构作为案例使用,同时在活动中也将选出生活版“超级育儿达人”,让这些同为“新手”爸妈,但实战经验丰富的大人们现身说法,分享最贴合家庭实际状况和需求的育儿妙招。

  明星真当“育儿思想家”

  活动现场,受邀的嘉宾与到场的育儿专家就自己对“育儿”的感受和思考进行了交流。“华裔脱口秀第一人”黄西说,面对孩子的教育,他的原则是鼓励孩子能够“坚持自己”。他说,比如他会选择让孩子自己挑选幼儿园和小学,从3岁9个月起,就开始引导孩子习惯肚子自己做决定。比如有5个幼儿园可以选择,他认为A师资好,但孩子喜欢E,可能在他看来师资不好,他仍然会尊重孩子决定,因为“我觉得育儿最重要的是,让孩子习惯独自做决定的过程。”

  同时黄西也分享了自己对中国家庭的育儿观察,“我感受特别深的是,我回国后有时候带孩子去小区育儿场,到场的都是母亲和保姆,直到我快走了才有爸爸过去,其实我认为爸爸陪孩子玩是件特别有趣的事,我现在特别担心孩子长大,就不要我和他玩了。”而目前中国家庭中父亲角色的缺失,让他感觉到非常遗憾。

  在现场,黄西还坦言了自己遇到的一个育儿“问问题”,就是孩子贪爱吃甜的问题,“我最棘手他爱吃甜的这件事,有时候有点像疯了,家里吃不了,就到同学加吃,同学家长都像我反应孩子吃糖像吃疯了一样。”他说,我觉得我也该入围《超级育儿师》的观察家庭。

  业界专家钟佩菁认为,随着二胎的逐步放开,中国儿童产业将迎来一个新的高速增长期,儿童相关的电视节目将是一个很大的增长类别。《超级育儿师》这种播放+讨论+线下活动的模式将为编剧的社交化、电视产品的市场化、汇报多元化做出有价值的探索。这预示着未来制片方与赞助商的合作模式可能面临改变。

分享到:
( 编辑: 华讯 ) 【字号: 】【打印】【关闭
【纠错】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84379841